鳳兮鳳兮歸故鄉。遨游四海求其凰。
時未遇兮無所將。何悟今夕升斯堂。
有艷淑女在閨房。室邇人遐毒我腸。
何緣交頸為鴛鴦。胡頡頏兮共翱翔。
鳳兮鳳兮從我棲。得托孳尾永為妃。
交情通體心和諧。中夜相從知者誰。
雙翼俱起翻高飛。無感我思使余悲。

<轉錄>
司馬相如(公元前179年左右——公元前117年),字長卿,四川成都人,漢時文學家。司馬相如善鼓琴,其所用琴名為「綠綺」,是傳說中最優秀的琴之一。
司馬相如少時好讀書、擊劍,被漢景帝封為「武騎常侍」,但這並非其初衷,故借病辭官,投奔臨邛縣令王吉。臨邛縣有一富豪卓王孫,其女卓文君,容貌秀麗,素愛音樂又善於擊鼓彈琴,而且很有文才,但不幸未聘夫死,成望門新寡。
司馬相如早巳聽說卓王孫有—位才貌雙全的女兒,他趁一次作客卓家的機會,借琴表達自己對卓文君的愛慕之情,他彈琴唱道,「鳳兮鳳兮歸故鄉,游遨四海求其凰,有一豔女在此堂,室邇人遐毒我腸,何由交接為鴛鴦。」這種在今天看來也是直率、大膽、熱烈的措辭,自然使得在簾後傾聽的卓文君怦然心動,並且在與司馬相如會面之後一見傾心,雙雙約定私奔。當夜,卓文君收拾細軟走出家門,與早已等在門外的司馬相如會合,從而完成了兩人生命中最輝煌的事件。
卓文君也不愧是一個奇女子,與司馬相如回成都之後,面對家徒四壁的境地(這對愛情是一個極大的考驗),大大方方地在臨邛老家開酒肆,自己當壚賣酒,終於使得要面子的父親承認了他們的愛情。
後人則根據他二人的愛情故事,譜得琴曲《鳳求凰》流傳至今。
唐代詩人張祜則有《司馬相如琴歌》一首,曰:
鳳兮鳳兮非無凰,山重水闊不可量。
梧桐結陰在朝陽,濯羽弱水鳴高翔。

cm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