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是上個月的事了。
2008/06/29 本來要去走霞客羅林道->麥巴來山->羅山林道 O縱,騎了一個多小時到過了桃山,辦山証、過橋、轉上斜坡才沒騎多久就發現後輪軟掉了,一看,沒氣了,本來還想撐撐看,無奈在上坡沒氣後輪會一直打滑,只好先把車放一邊,東西拿一拿看可以往上走多久算多久,雖然我知道離林道入口起碼還有五公里,但今天本來就要來負重綀習,想想無所謂啦。

才走沒兩分鐘,一台牛肉車(Delica)就開下來,司機知道我要去霞客羅後說:「那很遠呢,要不然我先下去幫你看看車可不可以修好了。」有好心人我也不好意思拒絕,就先上車下到停車的地點,他看了看又說:「啊,這個沒氣了啦,不然我現在要下去拿個工具,馬上就要再上來,我順便拿個打氣統上來好了。」我當然說好,說那我在這等你了好。他遲疑了一下說我們一起下去,很快就上來了啦。」此時也不好意思就上車啦,他們還些把我的車移到比較路旁的地方,再插上幾隻草,說這是他們原住民的暗號,代表這輛車是自已人的,不要亂動,有趣的事就開始啦。

在車上聊了一下,知道司機叫阿秋,副駕上是他同事,他們在上面做工,下坡很快一下就到了桃山國小吊橋對面的小涼亭,涼亭有一群人,擺了很多箱的水蜜桃和加州櫻桃,但是重點其中有兩個男生正在幹架,不是真的打就是酒醉時一言不合推推拉拉了一下,阿秋車停下來就去勸架,紛爭很快就停了,阿秋過來說我可以先在旁邊逛逛,他要幫他家人用一些事情,賣水蜜桃那個是他阿姨和表姐,而幹架那個是是他親哥哥政偉(後來才知道....@@),這個時候大概九點半吧。

走過吊橋在桃山國小晃了二十幾分,回去一看一群人已經在涼亭喝起來了,回到車上又做了十分鐘吧,阿秋回來上了駕駛座,說他們現在這個地點不好,客人都不會停下來看,要幫他阿姨搬到下方停車場的地方。我下車幫忙把水果搬上車,到停車場一把東西搬下車,再放到借來的桌子上,心想今天大概不用玩了,果然政偉來了,一群人就在那開始聊天,完全沒有要去工具的樣子,我晾在一旁也不知道要幹嘛,阿秋就拉我過去說:「 小趙來聊個天嘛」,然後就是一杯米酒過來,跟著一起喝吧。

一開始是米酒,後來不知道從那跑出一大杯啤酒,自從上一次夜排檔同學會,我已經很久沒有茫的感覺,肝不好平常沒事不會去喝酒。聊一聊才知道阿秋是紀德艦的接艦士官,當初在美國待了一年多,我問怎麼沒繼續簽下去,他沒回答,退伍後跑過船,在鄉公所待過,不過受不了裡面的鳥人就不幹了,現在好像是部落的英文和電腦老師。聊天的中也會有客人停車要看水蜜桃,就一起幫忙賣兼幫忙吃。

一點多了,阿秋終於要上去了,到了我車子的地方,他找一找說:「疑怎麼沒有呢,工具應該在這阿,不然我們先上去問問看我師父可不可以修好不好?」我心裡早有底了,就再跟他上去。上去後老樣子什麼事都沒做繼續喝,我去旁邊繞了一下,回來車上睡了個午覺,發現在不下去不行了,好險剛好有個工人要騎bubu下山,我就坐他的車回到我車停的地方,結果還是老方法,慢慢龜下山。

一路滑到上坪輪胎終於撐不住外翻了,完全無法騎,旁邊的路人問我要不要牽去給旁邊的住家看看,那個主人以前是修機車的只是現在不做了,我看了一下還真的有機車店的招牌。老闆看了一下說這要換外胎了,可是他現在手上沒有,只好跟他約下個星期來拿,趕緊去等公車怕下不了山,運氣很好搭到最後一班清泉發的車,在竹東轉了車,回到家七點多了吧。

累人

cm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